王毅就中国外交政策和对外关系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厦门小鱼网

厦门小鱼网

厦门 [切换城市]

王毅就中国外交政策和对外关系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来源:厦门小鱼网发布时间:2016-03-09 00:47:47

 

 3月8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邀请外交部部长王毅就“中国的外交政策和对外关系”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新华社记者 李鑫 摄

  新华社北京3月8日电 2016年3月8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在两会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就中国政策和对外关系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王毅:新闻界的朋友们,大家上午好。首先感谢大家对外交工作的关心、理解和支持,也要对今天在座的女记者、女同胞们致以节日的祝福。现在,我愿回答大家的问题。

  中央电视台记者:今年9月,中国将首次举行二十国集团(G20)峰会。G20杭州峰会将提出什么主张?

  王毅:第一个问题就问到G20峰会,表明大家对中国主办峰会的高度期待。这次杭州G20峰会是中国今年最重要的主场外交,也是全球最受瞩目的经济盛会。

  这些年来,G20峰会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发挥了关键作用。现在,世界经济又到了一个转折点,如何摆脱长期低迷不振?能否找到新的增长动力?如何有效协调各国政策?国际社会正在把目光转向中国。习近平主席向世界清楚阐明了中方办会的宏观思路。我们愿在全面推进各项议题的同时,着力从三个新角度寻求峰会的突破:一是以创新发掘新动力,二是以改革注入新活力,三是以发展开辟新前景。

  我们首次把创新增长作为重点议题,期待以新工业革命、数字经济等为契机,制定世界经济创新增长的新蓝图。

  我们强调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性,推动主要经济体就此达成新的共识,合力把世界经济拉上强劲复苏之路。

  我们把发展问题放在宏观政策协调突出位置,推动G20成员率先制定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行动计划,带动全球范围的包容、联动发展。

  我相信,这次峰会一定能开成一次提振信心的会议,凝聚共识的会议,指引方向的会议。让G20从杭州再出发,让世界经济从中国再出发。

  韩国广播公司记者:中方如何确保联合国安理会新对朝决议得到有效执行?如何界定民生和非民生的范畴?

  王毅: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有责任也有能力执行好安理会决议,包括第2270号涉朝决议。

  对民生的概念,各方应有共识。当然,中方在执行过程中,会本着客观公正态度,对此进行必要评估、认定和监督。我要指出的是,第2270号决议不光有制裁,还重申支持六方会谈,要求不采取任何可能加剧局势紧张的行动。鉴此,中方认为,第2270号决议需要全面、完整加以执行。制裁是必要手段,维稳是当务之急,谈判是根本之道。

  目前半岛局势剑拔弩张,充满火药味儿。如果紧张加剧甚至失控,对各方都将是灾难。作为半岛最大邻国,中方不会坐视半岛稳定受到根本破坏,不会坐视中国安全利益受到无端损害。我们强烈敦促各方理性克制,不要再激化矛盾。

  半岛问题的最终解决,要综合施策,对症下药。一味迷信制裁和施压,实际上是对半岛的未来不负责任。为此,中方提出实现半岛无核化与停和机制转换并行推进的谈判思路。无核化是国际社会的坚定目标,停和机制转换是朝鲜的合理关切,两者并行谈判,分步推进,统筹解决,既公平合理,又切实可行。对于其他各方提出的设想,包括以灵活方式开展三方、四方甚至五方接触等,只要有利于把半岛核问题拉回谈判桌,我们都持开放态度。

  《人民日报》记者:您如何评价三年来的中国外交?未来中国外交还能给人带来什么期待?

  王毅: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领导下,中国外交在继承传统基础上积极进取,开拓前行。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把握国内外大势,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思路和新举措,指明了中国外交前进的方向。春华秋实,三年有成。我们正在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之路。

  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努力目标是助力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和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战略选择是坚持自身和平发展,同时推动世界的和平发展。基本原则是合作共赢,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主要路径是建立形式多样的伙伴关系,倡导结伴而不结盟,对话而不对抗。价值取向是坚持正确义利观,在国际事务中主持公道,弘扬正义,在国家关系中义利兼顾,以义为先。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新年贺词中说,“世界那么大,问题那么多,国际社会期待听到中国声音、看到中国方案,中国不能缺席”。我们将以习总书记的外交思想为指导,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在实现自身发展目标进程中,以更宽阔视野、更开放胸襟、更积极姿态,同国际社会一道,为世界的和平稳定尽责,为人类的繁荣进步出力。

  路透社记者:中国为什么不允许外国记者访问南海岛礁?中国南海岛礁建设目的是什么?

  王毅:南沙群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只要是炎黄子孙,都守土有责。中国从来没有也不会提出新的领土要求。中国在自己的岛礁上建设防御设施,是履行国际法赋予的自保权。中国不是在南沙最早部署武器的国家,也不是部署武器最多的国家,更不是军事活动最频繁的国家,“军事化”这顶帽子扣不到中国头上,有更合适的国家可以戴。

  中国在南海岛礁上建设的不仅是必要防御设施,更多的是民用设施,是向国际社会提供公共产品。等设施建设完成,具备条件后,我们会考虑邀请外国记者去参观访问。

  作为南海最大沿岸国,中国最希望维护南海的航行自由。在中国和本地区国家共同努力下,南海现在是世界上最自由和安全的航道之一。我想在这里提醒的是,航行自由不等于横行自由。如果有人想把南海搅浑,把亚洲搞乱,中国不会答应,本地区绝大多数国家也不会允许。

  中国一直在为南海和平稳定做出各种努力。我们专门设立了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陆续开展了40多个合作项目。我们积极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的磋商,已形成两份共识文件,进入商谈“重要和复杂问题”新阶段。我们主动提出制定“海上风险管控预防性措施”,尤其是提出设立“海上紧急事态外交热线”和“海上联合搜救热线”,充分展示了我们的诚意。尽管这些努力一直受到个别国家的干扰阻挠,但是,中国完全有能力,也有信心与东盟国家一道,确保南海的和平发展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