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专题】非法仲裁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厦门小鱼网

厦门小鱼网

厦门 [切换城市]

【南海仲裁专题】非法仲裁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来源:发布时间:2016-07-14 15:34:45

 
非法仲裁改变不了南海诸岛是中国固有领土的事实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7月13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发表《中国坚持通过谈判解决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的有关争议》白皮书。这是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作出所谓裁决后,中国政府再次阐明在南海问题上的政策立场。
 
溯本清源、以正视听——

临时仲裁庭作出所谓裁决是披着法律外衣、精心包装的政治闹剧,在中国人的“祖宗海”掀不起风浪

  该白皮书共2万余字,以中文、英文、俄文、法文、德文、西班牙文、日文、阿拉伯文和葡萄牙文多语种发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新闻发言人郭卫民表示,发表白皮书旨在还原中菲南海有关争议的事实真相,重申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一贯立场和政策,溯本清源,以正视听。

  “中国老百姓说,南海是我们的‘祖宗海’。”郭卫民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菲律宾单方面提出南海仲裁,临时仲裁庭违法仲裁,是一场披着法律外衣、精心包装的政治闹剧,所谓裁决结果是非法的、无效的,改变不了南海诸岛是中国固有领土这一事实,否定不了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这场闹剧在南海这片中国人的‘祖宗海’掀不起风浪。中国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决心和意志坚如磐石。”

  郭卫民说,目前已有70多个国家的政府表明支持中国政府的立场。“有人说仲裁案裁决结果的公布会使中国受到孤立,这样的情况是不会出现的,这个目的也不会实现。”

  中菲南海有关争议的核心是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而产生的领土问题。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指出,自20世纪70年代起,菲律宾先后以武力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并提出非法领土要求。菲律宾为掩盖其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事实,实现其领土扩展的野心,炮制了一系列借口,但从历史和国际法看,菲律宾及其有关主张是不能成立的,不可能改变南沙群岛是中国领土的基本事实。

  刘振民强调,2013年菲律宾时任政府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违背了中菲关于谈判协商解决争议的协议,违背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关适用仲裁程序的限制性规定,侵犯了中国作为缔约国自主选择争端解决方式的权利。这有违中菲两国协议和地区国家共识,不符合国际法,注定要被抛弃。

撕破临时仲裁庭面纱——

临时仲裁庭非国际法庭,与国际法院毫无关系,是政治操作的结果,其运作让国际法学界大跌眼镜

做出所谓裁决的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它由谁组成,是怎么运作的?刘振民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为中外媒体解答了这些疑惑,撕破了临时仲裁庭的面纱。

  刘振民指出,临时仲裁庭不是国际法庭,与位于海牙联合国系统的国际法院毫无关系;与位于汉堡的国际海洋法法庭有一定关系,但不是它的一部分;与位于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也不是一个系统的,常设仲裁法院为仲裁庭提供了秘书服务,仲裁庭在庭审时使用了常设仲裁法院的大厅,仅此而已。

  “临时仲裁庭的组成实际上是一个政治操作的结果。” 刘振民表示,这个仲裁庭是由5名仲裁员组成,除了菲律宾自己指定的仲裁员——来自德国的沃尔夫鲁姆教授外,其他4名仲裁员是由国际海洋法法庭时任庭长、日本籍法官柳井俊二指定的。柳井俊二同时是日本安倍政府安保法制恳谈会会长,他在协助安倍解除集体自卫权,挑战二战后国际秩序方面起了很大作用。据各种消息证明,这个仲裁庭的组成完全是柳井俊二操纵的,在后来仲裁庭的运作过程中,他还在施加影响。

  临时仲裁庭的组成也有很大的问题。刘振民说,仲裁庭的5位仲裁员,其中4位来自德国、法国、荷兰和波兰,这4个国家都是欧盟成员国。另外一位仲裁员来自加纳,国际海洋法法庭最初成立的时候担任过庭长,但长期居住在欧洲。

  “仲裁庭的5位仲裁员没有一位来自亚洲,更不用说来自中国,他们了解亚洲吗?他们了解亚洲文化吗?他们了解南海问题吗?他们了解亚洲复杂的地缘政治吗?他们了解南海的历史吗?他们凭什么能做出公正的判决?”身为常设仲裁法院仲裁员的刘振民质问道。

  刘振民同时指出,临时仲裁庭的运作很有意思,让国际法学界大跌眼镜。有的仲裁员原来的观点使人相信他们会维护有关利益,但在临时仲裁庭运作过程当中,他们完全背弃了原来坚持的学术观点。这些仲裁员有没有学术素养?有没有既定立场?临时仲裁庭有一位证人在著作里讲“南沙群岛至少有12个海洋地物是岛屿,可以主张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但是到仲裁庭作证的时候却说“一个都没有”,哪有这样的专家?可悲的是,仲裁庭不做任何调查,不做任何辨别,就采信他的建议。

  刘振民表示,国际法院的法官、国际海洋法法庭的法官,他们的酬金是由联合国支付的,目的是保证其独立性、公正性。组成临时仲裁庭的5名仲裁员是挣钱的,挣的是菲律宾的钱;可能还有别人给他们钱,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是有偿服务的。

  “临时仲裁庭的运作出乎当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制定者的期待和预料,创造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先例,这个仲裁案可能会成为国际法史上一个臭名昭著的案例。”刘振民指出,临时仲裁庭的表现也证明,强制仲裁程序很难取得成功,这个仲裁庭是失败的。“这么没有公信力的裁决,谁会执行?中国政府的立场很明确,这个裁决是无效的,没有约束力,中国不接受、不承认。”

把所谓裁决扔进废纸篓——

解决南海问题,最终还要回到谈判的轨道上来。中国希望与南海周边国家一道,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

  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所谓裁决结果一出,国际上非常关注这是否会影响有关国家继续坚持协商谈判解决南海争端。对此,刘振民的回答是:国际法上有个规则叫做“非法行为不产生合法效力”,所谓裁决就是一张废纸,大家把这个裁决扔到纸篓里就行了。谁要想执行这个裁决,就会构成新的不法行为,中国政府也会采取必要的手段阻止他们。

  “无论如何,最终有关方面还是要回到谈判的轨道上来。中国希望尽快与菲律宾回归到双边谈判的轨道上来。”刘振民说,中方注意到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和菲律宾新政府在南海和仲裁案问题上做出的积极表态,菲方表示愿同中方就南海问题进行协商对话。中方对此表示欢迎,愿同菲律宾新政府共同努力,妥善处理南海问题,推动中菲关系早日重回正轨。“双方越早移除仲裁案的障碍,就越有利于尽早全面启动合作,尽快为两国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合作成果。”

  刘振民强调,白皮书的主题就是“坚持通过谈判解决中菲南海争议”,这是中国政府的政策。中国希望跟南海周边国家一起,按照中国与东盟十国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共同维护好南海的和平稳定,维护南海的航行与飞越自由。这个政策没有变,也不会变。他说,东盟所有国家也表示,《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不会受到所谓裁决影响,中国会继续与东盟国家一起推进全面、有效、完整地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会继续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磋商,争取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早日达成“南海行为准则”。

(来源:人民网)
溯本清源、以正视听——溯本清源、以正视听——